首页 > 文学书画

记忆 碎片-初识青岛之北方的怀念

雪儿飞飞 文学书画 2020-02-19 18:51:25

01  

这个下午,青岛的气温如一个脾气暴躁而恼羞成怒的孩子,表情骤然变化。窗外的风很大,把校园里硕大的针叶松树和枫树摇摆得神魂颠倒。枫叶任性地和枝干作最后的挣扎。图书馆里安静的如往常一样,天空有些阴霾和潮湿,可是,这个时刻,自己是心如止水的。所以选择在这个时候写一些东西,关于自己,关于过去和现在,可是无关于未来。手指有些疼痛。所以用笔和纸。握着铅笔写字的姿势很难看,有些臃肿和迫不得已的样子,但我知道这些字是不会因此而心猿意马的,毕竟我开始用心尽情投入地写这些了。


你知道么?写字就像走路一样,习惯会成自然。用脚印或字迹留下痕迹。只是,走路,永远走的是脚下此时此刻的路。而写字却可以写到过去,写在现在,写向未来。而我,你要知道,很少用文字触及未来,不因为什么。习惯成自然,仅此而已。
很长时间都在写字,与作业和任何征文无关的字,只是在写。一个星期下来,原定的读书计划像一个被遗忘的画报粘贴在床头的墙壁上,被无心遗弃,直到周末。力不从心,每天的时间依旧计划地天衣无缝。按部就班的生活紧凑得留不出一点缝隙。每天都会挤出一些时间到图书馆上自习,或者,看一些重要或不重要的书籍。然后思考。然后用不知所云的话高谈阔论,尽管如此,也乐此不疲。
 

记得以前有那么一段时间,总是会选择在一个有柔和阳光的午后,待在一个安静而又素净的地方,花上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一个人无所事事地却又隆重地思考一些事情。成长和信仰,相聚和分散,理念和坚持,感性和固执。所有的那些在我的生命里曾熠熠生辉的东西,所有的在我的那些天里频繁往复的再也回不去的过往,所有在我的记忆里曾思考和想念的忘乎所以的从前,我会想,它是走到哪里就已经和我分道扬镳了呢。 

我的大学终于姗姗来迟了。因为曾经的失败,所以这次,我把自己的开心和喜悦表现的不加修饰,淋漓尽致。是在那个漫长的即将挥霍殆尽的暑假,我会一直想,这样可不行,我得独立了。在我每天都幻想着要离开的那些日子里,一直这样。没有遮阳绿茵的假期,炙热的阳光漏出它前所未有的明媚。我没有像一个张扬的孩子那样,对过去做一次浩大而庄重的告别,只是骑着伴随自己多年的自行车,风尘仆仆地做自己喜欢的和适合自己的兼职。有时会有雨天,骤然来临的大雨会让这个北方的小镇霎时猝不及防。某个屋檐底下,没有带伞的人们,开始肆意地拥挤。为生活奔波忙碌而辗转于路上的他们,终于停下脚步,有了一个在路上歇息的片刻。
     
有时候,走在路上是迷乱而兴奋的。不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或者朝着一个目标始终不渝地坚持不放弃,都是唯美的过程。就像走进大学前的那些天。我从未幻想过的大学,这突如其来的幸运,仿佛都有些令我手足无措。

只是我还记得,自己所要的唯美还在前方。用不着用文字勾勒线条,也用不着幻想在时间走过或未走过的皱纹上指手画脚。其实文字和走路相比,脚步才是通向未来唯美的最好路径,不是么?
                                                                        

02 
我会想起那些日子,在我很久很久以后,走得望不到从前的时候。我相信那时我是一个倔强不屈的孩子。我不喜欢别人称我为小孩子,一直都不愿意。在一个有海的小城镇,是在仰望的那些天,我看到自己的脆弱一点点地消失殆尽。我是如此倔强的地一个孩子,笑得时候会有一点,只有周迅拍的电影里的那种的桀骜不驯。我相信这是坚强的象征。在我长大的那些天里,会以一种不屈的口吻告诉自己,你知道么,我一直都相信你是与众不同的。 

我会想起很久以前,很久以前,再也找不到一个时间源头的孩子的成长隧道。关于走路。关于习惯。关于信仰。关于叛逆。你知道么,就在一个即将纸醉金迷的城市,地铁每天都会沿着它的时刻表,从一个陌生到熟悉的地方呼啸而过。没有疼痛的穿梭。就像我的生活,存在于一个时刻表上。当一个已定的时间光顾自己,你得马不停蹄地走下去。习惯已成信仰。你信么? 


我突然觉得自己是如此怀念我的城镇。一个我想象中的小城镇。有青灰色瓦顶的旧式建筑。破旧的长着绿色苔藓的石板。大海的潮湿让近距离接触它的人永远闻到一种腐烂的味道。泛滥的海水有着一种遥不可及的模糊。脏脏的海水。不知疲倦地朝着岸上拍打着它的脚步。我是这样认为,一直都是,在我一个人,或和几个人安静地站在它的旁边的时候会听到它的内心是如此倔强地成长。 

我快要离开离开它的时候,我会记得很多。走出去,隧道会是横亘在脚的前方的屏障吗?你得相信,要想地铁的勇敢一样,不是横冲直撞。我看到城市的地铁拖着很多节车厢,蠕动着艰难地冲出来。我一直喜欢它的勇气,我不知道它从长长地黑暗中走出来,会如释重负么?


成长需什么来证明呢?就像独立,是这样,独立不需要一个人信誓旦旦的承诺。一个人不知道另一个人的曾经的痛苦和经历。王小波一样的独立特行或者高谈阔论?从来不是我想要的成长。那些天里,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强大的足以肆无忌惮地设计自己的未来。成长不需要以以个人的幻想来修饰。一个人走在路上,萎靡而又新奇,你知道么,一个人的独立,只是我和你一样走在路上的时候,突然看到,成长的风景与自己拉开了一道遥不可及的长长的距离。时间的距离,是如此大的一条鸿沟,已永远无法逾越了。                                                

03 
北方的纪念,是在一开始就有的。我想,我得留一些琐碎在我的记忆里,可是,可是,当温暖像空气一样传播在我的北方的过往的时候,我是如此的心痛。只有满天的黄沙,空气里的病菌,肆无忌惮地游走在欲说还休的喉咙里。我想起了我的公主,我答应过她的,在我写一些寓意浮虚的破烂文字赚得足够的稿费的时候,会买给她去南方的车票,带着她,像私奔一样在一个不太冷的黄昏,离开北方。 

我的公主,一直都相信,摆在我们面前的旅途是如此地触手可及。只是,脚步浮虚的路途,我在哪里看到我的公主,就此心猿意马地,怀念起我们的北方情结呢?

像火柴盒一样的高中校园就这样往复地出现在我的梦境里,或者更像是我的大学校园,道路交错纵横,冬天渐行渐远之后如期而至的夏天,在什么时刻,空寂如断点的弦,划过时代的界限和隔离,传来空灵寂寥的乐声,微微扬起的嘴角弧线,看着我们的北方,深沉而失落。
  

我的手指开始心慌意乱地颤抖,在一个温文尔雅的下午,在一张偌大的地图上,我指给她我将要去的地方。我想,北方夏天的下午,褪去了炙热而苍白的阳光,是充满温馨情调的。不太远的距离,在地图上只是一只手可以测得到的长度。那么,我在这里,心不在焉的把思念延伸再延伸的时候,你是否能感觉得到,我的内心,已脆弱如履薄冰?
    

而留在某年某月里的,只剩下,曾经仰着脸的笑容,和那些永远不再的承诺了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qdmeiti.com/wenxueshuhua/2020-02-19/2794.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青岛媒体网

http://www.qdmeiti.com/

| 鲁ICP备14011616号-26

Powered By 青岛媒体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技术支持:商企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