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书画

无题

雪儿飞飞 文学书画 2019-09-11 09:33:31


清晨窗外声声入耳的喜鹊叫声,叫醒了朦朦胧胧中半睡的我。我起身走到窗前的书桌旁,还没有眺望窗外树上的喜鹊,正好定时而启动的手机启动开机。我不由得下意识的拿起正开机的手机。突然进来一条短信。我定晴一看:“才路,短信收到,你加我微信,谢冕。“这不是我在北大访学时的导师谢先生的短信吗?自然是很激动。窗外的喜鹊冲我点点头,我也冲它们点点头,然后朝它们挥一挥手:AD,我的小精灵们,谢谢了!“我一边打开微信,加了谢先生的手机号,发了过去……

我这才又翻看昨晚八九点钟给先生的短信:谢老师好?
我是您的学生王才路,1990年我到北大做您的访问学者,给我教诲,还给我的40万字的《中国现代小说流派史》等书写序。感恩永记。一九九二年我专赴北京您的家中与韩毓海张颐武等人给您祝寿。2011年前后我带学生去北京参观学习,在北大中文系办公室问到您家中电话并给您电话,约去昌平看您。但因事有变未去成,只把礼品放在北大中文系办公室委托他们捎给您以表微子之心。星转斗移,我后来调到烟台大学,又南下,后又调青岛,最后定教在青岛科技大学传播学院。主教中国传统文化与品牌策划与传播等课程。最近三年,又与家乡的德州学院和桑恒昌先生共同耗时三年,策划筹办桑恒昌文学馆。定于九月十九日在德州学院举办挂牌开馆仪式。在参加开馆仪式嘉宾名单上,看到北大中国诗歌研究院副院长中坤集团董事长的名字,一下子想起一直在念着的您。一打听才知,此院您挂帅,高兴非常,又碾转打听到了您的手机号码。所以先发微信致礼问安,您方便时给我个时间,我再电话致礼问候。先祝老师万事如意健康长寿!王才路敬禀“
今六点钟,谢先生开机即回了我短信。我自然是心里十分地欢喜高兴。先生今年己八十八岁高龄了。都说诗人因缪斯的原因记忆力很神,果不其然。记得2011年我领学生到北京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实习参观,为看望先生方便,特意租住在距北大畅春园不远的宾馆里。晚上带上礼品,径直去了先生家。我顺着记忆中我走过不知多少次的弯弯曲曲的小路,无须打听便找到先生的家,激动的心颤抖着的手敲先生的门。门开了,但不是先生和师母,一问,先生己搬到昌平去了。第二天,我到北大中文系办公室先是自我介绍,然后打听先生的具体住址,认真的办公人员拿起电话问先生,说一个叫王才路的打听您的住址,您认识他吗?电话那头先生似乎也是很激动,连连说“王才路,我的学生“,我接过电话连连问候,先生告诉我怎么坐车,先坐什么后坐什么然后再倒什么进门右拐再左拐再直行清晨窗外声声入耳的喜鹊叫声,叫醒了朦朦胧胧中半睡的我。我起身走到窗前的书桌旁,还没有眺望窗外树上的喜鹊,正好定时而启动的手机启动开机。我不由得下意识的拿起正开机的手机。突然进来一条短信。我定晴一看:“才路,短信收到,你加我微信,谢冕。“这不是我在北大访学时的导师谢先生的短信吗?自然是很激动。窗外的喜鹊冲我点点头,我也冲它们点点头,然后朝它们挥一挥手:AD,我的小精灵们,谢谢了!“我一边打开微信,加了谢先生的手机号,发了过去……
我这才又翻看昨晚八九点钟给先生的短信:谢老师好?
我是您的学生王才路,1990年我到北大做您的访问学者,给我教诲,还给我的40万字的《中国现代小说流派史》等书写序。感恩永记。一九九二年我专赴北京您的家中与韩疏海等人给你祝寿。2011年前后我带学生去北京参观学习,在北大中文系办公室问到您家中电话并给您电话,约去昌平看您。但因事有变未去成,只把礼品放在北大中文系办公室委托他们捎给您以表微子之心。星转斗移,我从滨州师专调烟台大学,又南下,后又调青岛,最后定教在青岛科技大学传播学院。主教中国传统文化与品牌策划与传播等课程。最近三年,又与家乡的德州学院共同耗时三年,策划筹办桑恒昌文学馆。定于九月十九日在德州学院举办挂牌开馆仪式。在参加开馆仪式嘉宾名单上,看到北大中国诗歌研究院副院长中坤集团的名字,一下子想起一直在念着的您。一打听才知,此院您挂帅,高兴非常,又碾转打听到了您的手机号码。所以先发微信致礼问安,您方便时给我个时间,我再电话致礼问候。先祝老师万事如意健康长寿!王才路敬禀“

 


今六点钟,谢先生开机即回了我短信。我自然是心里十分地欢喜高兴。先生今年己八十八岁高龄了。都说诗人因缪斯的原因记忆力很神,果不其然。记得2011年我领学生到北京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实习参观,为看望先生方便,特意租住在距北大畅春园不远的宾馆里。晚上带上礼品,径直去了先生家。我顺着记忆中我走过不知多少次的弯弯曲曲的小路,无须打听便找到先生的家,激动的心颤抖着的手敲先生的门。门开了,但不是先生和师母,一问,先生己搬到昌平去了。第二天,我到北大中文系办公室先是自我介绍,然后打听先生的具体住址,认真的办公人员拿起电话问先生,说一个叫王才路的打听您的住址,您认识他吗?电话那头先生似乎也是很激动,连连说“王才路,我的学生“,我接过电话连连问候,先生告诉我怎么坐车,先坐什么后坐什么然后再倒什么进门右拐再左拐再直行清晨窗外声声入耳的喜鹊叫声,叫醒了朦朦胧胧中半睡的我。我起身走到窗前的书桌旁,还没有眺望窗外树上的喜鹊,正好定时而启动的手机启动开机。我不由得下意识的拿起正开机的手机。突然进来一条短信。我定晴一看:“才路,短信收到,你加我微信,谢冕。“这不是我在北大访学时的导师谢先生的短信吗?自然是很激动。窗外的喜鹊冲我点点头,我也冲它们点点头,然后朝它们挥一挥手:AD,我的小精灵们,谢谢了!“我一边打开微信,加了谢先生的手机号,发了过去……
我这才又翻看昨晚八九点钟给先生的短信:谢老师好?
我是您的学生王才路,1990年我到北大做您的访问学者,给我教诲,还给我的40万字的《中国现代小说流派史》等书写序。感恩永记。一九九二年我专赴北京您的家中与韩疏海等人给你祝寿。2011年前后我带学生去北京参观学习,在北大中文系办公室问到您家中电话并给您电话,约去昌平看您。但因事有变未去成,只把礼品放在北大中文系办公室委托他们捎给您以表微子之心。星转斗移,我从滨州师专调烟台大学,又南下,后又调青岛,最后定教在青岛科技大学传播学院。主教中国传统文化与品牌策划与传播等课程。最近三年,又与家乡的德州学院共同耗时三年,策划筹办桑恒昌文学馆。定于九月十九日在德州学院举办挂牌开馆仪式。在参加开馆仪式嘉宾名单上,看到北大中国诗歌研究院副院长中坤集团的名字,一下子想起一直在念着的您。一打听才知,此院您挂帅,高兴非常,又碾转打听到了您的手机号码。所以先发微信致礼问安,您方便时给我个时间,我再电话致礼问候。先祝老师万事如意健康长寿!王才路敬禀“
今六点钟,谢先生开机即回了我短信。我自然是心里十分地欢喜高兴。先生今年己八十八岁高龄了。都说诗人因缪斯的原因记忆力很神,果不其然。记得2011年我领学生到北京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实习参观,为看望先生方便,特意租住在距北大畅春园不远的宾馆里。晚上带上礼品,径直去了先生家。我顺着记忆中我走过不知多少次的弯弯曲曲的小路,无须打听找到先生的家,激动的心颤抖着的手敲先生的门。门外了,一问,先生己搬到昌平去了。第二天,我到北大中文系办公室先是自我介绍,然后打听先生的具体住址,认真的办公人员拿起电话问先生,说一个叫王才路的打听您的住址,您认识他吗?电话那头先生似乎也是很激动,连连说“王才路,我的学生“,我接过电话连连问候,先生告诉我怎么坐车,先坐什么后坐什么然后再倒什么进门右拐再左拐再直行……“
先生对我的指路清晰条理,如同对我学术研究的指路一样……
现在,时光的七转八转,己接上先生的微信,先生的音容笑貌,以及我记忆中的那几个招牌动作,使我感到,我又回到了先生的身边,像当年一样,与先生和师母陈素琰或漫步未名,或小酌燕园,或沙龙于先生家中。每日浸润在先生的灵动和智慧里。竟然一次在先生家中放胆而酌时,是先生还是我,是韩毓海还是张蚨马相武?碰翻了一罐状元红。那酒香顿时溢满了先生的整个家,也沁滿了我的心……
那酒那香,那情那景,以及先生和师母的连天大笑开怀大乐,如同昨日,至今还沸腾在我的心里……
我实在忘不了,要不,怎么一收到先生的短信就那么激动呢?我想,先生一定也和我一样吧……





上世纪九十年代在北大季镇淮先生家中并合影

北大陈贻欣先生赠诗书

与北大王瑶先生郭预衡先生合影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qdmeiti.com/wenxueshuhua/2019-09-11/2448.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青岛媒体网

http://www.qdmeiti.com/

统计代码 | 鲁ICP备14011616号-26

Powered By 青岛媒体网 青岛商企传媒有限公司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技术支持:商企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