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索发现

武汉肺炎是生物战争吗?这里从大国角力角度给你最好的解析!

雪儿飞飞 探索发现 2020-02-07 13:19:01
武汉肺炎是生物战争吗?很多人这样问,那请看武汉封城24小时后,空寂的楚河汉街,你应该明白点什么了吧。若还不知道,请看下面的分析:

从某种意义上说,在武汉,最可怕的事情是这里居然阴雨绵绵,为军运会整修的马路一路通畅几无车辆,宽阔的楚河汉街上,没有居民和游客。

这真像一场噩梦,一切都可怕地颠倒了。在武汉,本来不该是阴雨绵绵,不该是阴霾,不该是满目的萧索,不该是全城“封闭”,不该是在家隔离。武汉是个永远阳光明媚、温暖如春、百花争艳的地方,因为这里曾经是首义之都,是东方芝加哥,是九省通衢。

一切都被病毒改变了。

T病毒、保护伞公司、浣熊市……这些游戏迷耳熟能详的名字,建构《生化危机》中被生物武器撕裂的虚拟世界。汤姆•克兰西的《全境封锁》游戏,刻画了生物武器袭击后瘫痪的美国。

《全境封锁》中被生物武器摧毁的纽约

 

游戏仅是虚拟,实际上人类使用生物武器的历史悠远。

公元前1325年,赫梯人攻打腓尼基人放逐染病的绵羊;成吉思汗的铁骑横扫欧亚大陆时,用老鼠来传播瘟疫,围攻卡法城时将染鼠疫致死的尸体抛入城内;英法百年战争时,法军向英军城市投射死马尸体;1763年,英军将沾染天花的毯子送给印第安人。

虽然游戏是虚拟的,中世纪是遥远的,但SARS和当前武汉肺炎留下的伤痛却是如此的真切,也许生物战争就在我们身边。

 

  壹  

 

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赫拉克利特

武汉全城封城,除襄阳和神农架林区外,湖北几乎全省封闭。据中科院称,此次武汉肺炎与SARS同出一源。

经历过2003年SARS的人,应该都心有余悸。当时我正值高考,进考场先量体温,高考和SARS的双重肃杀,让我永生难忘。

席卷全球的SARS,累计确诊8437例,中国大陆和港澳台高达7764例,加上华人集中的新加坡,合计7960例。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其它地区,合计不足400例华人占全球SARS确诊病例的96%以上。更蹊跷的是,美国的75例SARS确诊清一色是华裔。

SARS除中国,最大的疫区是东南亚,其中,新加坡确诊206例,遥遥领先。新加坡不是病源地,医疗水平极高,本应是感染人数少,但新加坡的疫情远高于紧邻的马来西亚、印尼、泰国等地。

为什么会这样?血淋淋的事实就是:SARS只钟爱“华人”。

中国人、新加坡人(华裔国家)、美籍华裔、加拿大华人等,SARS只攻击一个特定的人类种群——拥有最独一无二的“O—M175”基因群的汉民族。美国人、日本人和欧洲人都得到SARS的格外关照,对SARS有特殊的免疫力。
 

SARS的全球分布,被感染者96%是汉民族

 

SARS在中国传播有太多的迷团,钟南山院士披露,感染SARS的中国大陆病人中,96%并无明确接触史,他们莫名其妙地做了一场噩梦。

这次,发端于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与2003年的SARS有异曲同工之妙,武汉肺炎病毒较SARS病毒比换掉了4个关键蛋白,但结构没有发生变化,二者RBD结构域的3D结构几乎相同。

与17年前的SARS一样,武汉肺炎也只钟爱“华人”,迄今为止的确诊案例均为华人。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中华民族也不应该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武汉肺炎未来平息后,如果最后统计仍是华人被“偏爱”,就需要从汉民族人种存亡的高度来看待这咄咄怪事了。

也许,“秘密战争”正在进行,最有效的就是生物武器。

 

  贰  

 

根除这个该死的种族

 

当一个国家强大的时候,它并不总是公正的。而当它试图去变得公正时,它就不再强大。

——丘吉尔

《枪炮、病菌与钢铁》写道,欧洲殖民者征服美洲,不是靠先进的武器,而是靠他们携带的病毒。

14世纪西班牙人踏上美洲时,所用的“火绳枪”装填速度太慢,土著人的弓箭可以轻松秒杀这种笨枪,但西班牙人携带的病毒却是土著人未见的。此刻你心中还会问武汉肺炎是生物战争吗。

1518~1526年天花,1530~1531年麻疹,1546年斑疹伤寒,1558-1559年流感,最终95%的美洲土著人死于病菌。

戴蒙德感慨地说:“过去战争中的胜利者并不总是那些拥有最优秀的将军和最精良武器的军队,而常常不过是那些携带可以传染给敌人最肮脏的细菌的一方”。

 

西班牙人征服阿兹特克

 

自然传播的瘟疫已如此可怕,更恐怖的是人为传播的瘟疫。

1763年,英军将沾染天花的毯子送给印第安人,“尝试一切办法根除这个该死的种族”。

善良的印第安人欣然收下礼物,万万没想到这里面沾满导致其灭族的天花病毒。现在,印第安人只能在保留地里苟延残喘。

 

导致印第安人灭族的沾染天花的毯子

 

侵略者不满足自然的瘟疫,竭力研制生物武器。

1939年,日军在哈尔滨建立了“731部队”细菌战研究中心,据估计,有约1万名人类受试者被用于生物武器实验,涉及炭疽、鼠疫和天花。

 

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

 

日本天皇是生物学家,对生物战十分支持。

日本战败后,美国陆军情报处邀请美国生物战实验室的师长费尔到东京,评估731部队的研究成果对美国的意义。费尔在报告中指出,日本有非常宝贵的活体实验资料,在美国的实验室里是不可能得到的。

为了得到日本残害中国人所获取的生物战资料和成果,美国竭力庇护731部队成员并掩盖其罪行,从麦克阿瑟到杜鲁门都过问此事并作出指示。731部队的绝大部分人未受任何惩罚,负责人石井四郎逃过国际法庭的审判,后来公然主持美国在日本设立的细菌战研究机构。

公正被牺牲,令人发指。

731部队能逃脱最后的审判和惩罚,正是因为他们残忍的在中国平民身上进行“活体实验”,这是美国和日本合伙施加给中国的无以名状的耻辱和伤害。

这种伤害延续到了朝鲜战争。

1951年10月,美军在朝鲜战场一败涂地,6万人被消灭,为了挽回败局,参谋长联席会议向李奇微面授机密命令,在朝鲜战场使用生物武器。然而,美国一直否认在朝鲜和中国东北使用了生物武器。

 

朝鲜战争时期的反细菌战宣传画报

 

1998年11月,美国著名历史学家艾迪科特花费20年时间,钻研了中国、朝鲜和美国三国的秘密档案,完成《美国与生物武器:来自冷战早期与朝鲜的秘密》一书,彻底拆穿了美国的谎言。书中还揭露,美国对中国和朝鲜使用的生物武器,利用了731部队人体试验的成果。

朝鲜战争只是美国生物武器研制使用的冰山一角。

 

  叁  

 

美国疯狂的生化攻势

 

人世间的煊赫光荣,往往产生在罪恶之中,为了身外的浮名,牺牲自己的良心。

——莎士比亚

美国从1941年开始研制生物武器,高峰期建有6个军事基地,70多所大学、私营公司和承包商参与研制,还有大规模的野外实验场和生产厂。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美军展开了“生化战影响试验”的机密项目,又名“112项目”,其下有数千个试验各种毒药、麻醉药和细菌的分项目,这还仅是美军庞大的生物武器项目中的一个。

美国生物武器开发投资多、规模大、持续时间长、手段恶劣,连731部队的人体实验也有样学样。

1946~1948年,在杜鲁门总统主导下,美国对500多名危地马拉人,进行人体实验,故意用梅毒等病毒感染了1500多人。

在不择手段的疯狂投入推动下,美国研制、生产和储备了大量的生物武器,是世界头号生物武器大国。

1960年代初,美国“马歇尔计划”准备对古巴进行生物进攻,拟定了可以使用的细菌组合,计划在城市、港口和军事基地大规模喷洒毒剂,美军还对此方案进行了演习。

美军在越南战场大规模喷洒植物抑制剂,对森林和农庄进行广泛的坡坏,使丛林落叶,粮食短缺,游击队无处藏身、无以为食。

 

美军在越南大规模的喷洒植物抑制剂(“橙剂”)

 

最终,越南环境受到严重破坏,大量平民因饥饿丧生。

更令人震惊的是,美军还计划在越南境内散布天花病毒,解决令他们头疼的“胡志明小道”。

 

越南战火中裸奔的小女孩——潘金淑

 

另外,中情局还研制了大量在秘密行动中使用的生物战剂,如眼镜蛇毒素、蛤蚌毒素。

1960年,美国筹划用生物制剂暗杀刚果政治人物卢蒙巴。

美国国会调查员确信,美国中情局至少在3起暗杀卡斯特罗的计划中涉及生物制剂。

……

星条旗下飘荡的是无辜冤魂,而美国的战争筹谋从未休止。

 

  肆  

 

帝国不打无准备之仗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

——孙子

2017年10月,普京公开表示,美国“有目的地、专业地”收集俄罗斯人的生物样本,普京还明知故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夏天时,国际广播公司提醒公众注意,美国空军在7月发布的生物样本采购订单,目标锁定为俄罗斯人。

美空军澄清说,其最大医疗部队——第59医疗部队的“先进分子监测中心”确实搜集了俄罗斯人的生物样本,但目的并不是制造生物武器。

 

针对俄罗斯人的美国空军生物材料收集广告

 

除了参与收集俄罗斯遗传物质的第59医疗部队,美国还通过其武装部队医学科学研究所(AFIRMS)覆盖整个东南亚地区。

美国国防部正在进行基因病毒武器的研究,通过改造昆虫的基因,让昆虫感染特定目标。当然,美国辩解这项研究没有针对任何国家和人的意思,但你信吗?

俄罗斯议员呼吁立法,加强对外资实验室收集生物材料的控制,以消除生物战对俄罗斯国家安全的威胁。他们认为,虽然还不能断言针对俄罗斯的生物战争的具体准备情况,但很明显,准备工作正在推进,普京总统的警告是及时的。

俄罗斯开始限制西方国家实验室的活动。

 

普京戳破美国生物战的狼子野心

 

对俄罗斯人来说,担心生物战并不稀奇。前苏联维护了一个大型化学和生物武器综合体,雇佣了6~7万人,从炭疽、鼠疫和天花研制了进攻性生物武器。1979年,最臭名昭著的生物武器灾难发生,少量炭疽泄漏,造成105~1000人丧生。

早在2010年,维基泄密披露的文件显示,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曾要求美国的外交官员收集各国首脑及联合国高级官员的DNA样本。在中国,记者哄抢总理喝剩的半瓶矿泉水,而美国严防带有总统DNA的东西被人获取。

不止是俄罗斯和各国高官,美国还处心积虑的收集中国人的生物材料。

2003年10月,抗击SARS的战役结束后,一本名为《最后一道防线——中国人基因流失忧思录》,向全体中国人发出这样的警示:SARS可能是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

作者称在1998年,参加“中国西部老人长寿监测服务”的国际合作项目时发现,美国、德国的机构偷偷采集老人的血样,从事基因研究。

其实,中国人的基因等人类遗传资源流失非常严重。

通俗地说,人类遗传资源是指所有来自于人体的样本、数据和相关信息,包括器官、细胞、血液、DNA等。

1990年代开始,大量美中合作的人体实验项目在中国大陆开展,通过留学生回国做项目,无数的血清和DNA样本等送到美国。上海一家三甲医院肿瘤科医生透露,早在20多年前,中国人血清样本已经大规模被高校卖给外国。

1996年,杜克大学得到美国政府资助,在中国多个医学中心的协助下,从中国大陆获取血液样本和DNA;1997年,美国《科学》杂志确认,美国获取了中国某山村哮喘病家族的致病基因;2014年,上市公司药明康德未经许可,将5165份人血清作为犬血浆违规带出境。

随着技术的演变,境外收集中国人遗传资源的手法更加隐蔽,从实体样本转向人类基因序列等遗传信息,从携带样本出境转变为通过互联网将基因数据发往国外。

2015年,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华大基因未经许可与牛津大学开展中国人类遗传资源国际合作研究,并将资源从网上传递出境,涉及1万余个病例。

2018年,沸沸扬扬的华大基因“14万中国人基因大数据”出境案,引发深交所问询,项目的研究成果主要为发表在国际顶尖杂志《细胞》上的论文,论文署有国外作者。

 

论文署有国外作者

 

14万人的样本量已经极其的大了,有了这14万人的基因数据,境外势力基本什么都能够分析得出来。

美国在费心尽力的收集中国人的遗传资源的同时,严防自己的任何遗传资源被他国获取。

2019年12月,中国留学生郑灶松在波士顿机场被捕,因为他试图携带21瓶癌细胞回中国。

有了充足的中国人基因数据,借助合成生物技术,境外势力可能获得兵不血刃的灭族亡种之力。

 

  伍  

 

基因炸弹不只是传说

 

使用生物技术,我们将能够治愈许多疾病和延长我们的寿命,但这些新技术也可能给人类造成比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更大的危险。

——比尔•乔伊

世界上已有很多充满希望和危险的技术,生物技术的发展已打开另一个潘多拉魔盒。

前苏联曾将一种病毒的DNA分离出来后与另一种病毒DNA相结合,拼接成一种具有剧毒的基因战剂,用25克就足以使全球70亿人死于非命。

20世纪80年代,南非开展一项生化武器研究,主要用来对付黑人。《简氏防务周刊》指出,为了研制对付阿拉伯人的“人种炸弹”,以色列利用了南非的某些研究成果。

进入21世纪,生物技术更是突飞猛进,人类基因组图谱顺利完成,生物武器也进入了基因武器时代,现实版的“生化危机”或将拉开序幕。

联合国警告,合成生物技术的突飞猛进,随之带来一种可怕的前景——可能开发出不但使已经绝迹了的疾病死灰复燃,而且是现有疫苗、抗生素和其他治疗方法都无法对付的“人造病原体”。

 

联合国对合成生物技术发展的警告

 

现在的合成生物技术,已经能够改造原有病毒和创造新的病毒。在DARPA(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的资助下,Stonybrook大学成功的从零开始合成了脊髓灰质炎病毒。《科学》杂志上的论文称,已经测序和建造了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病毒。2001年,美国承认在内华达沙漠的细菌工厂,研究以基因方式生产比炭疽杆菌更厉害的变种。

2018年11月,贺建奎宣布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诞生,掀起轩然大波,也使合成生物技术,特别是CRISPR技术被公众所熟知,有人认为这是拿中国人做“小白鼠”。

靶向基因组编辑工具CRISPR-Cas9等技术赋予人类“上帝”的力量,让科学家可以轻易地删除、修改或插入基因,CRISPR使规避道德限制变得非常简单,国家、非国家力量、恐怖组织都可以基于此技术开发可怕的生物武器。

 

上帝之手:CRISPR-Cas9技术

 

2019年,剑桥大学发布的一份报告称,针对某特定种族的DNA所制造的基因武器可能会在未来出现。

令人胆寒的是,这种基因武器可能已经出现。

2000年,美国的政策文件就讨论了,“针对”特定基因的先进形式的生物战,可能将生物战从恐怖领域转变为政治上有用的工具。2010年,美国空军的论文讨论了通过基因工程产生的病原体,消灭整个人类或某个种族群体的可能性。

 

2010年的美国空军论文讨论针对“特定”基因的生物战

 

尽管美国空军声称研究此类基因武器的目的是防御性的,但美国作为全球侵略者,唯一对另一民族国家使用过核武器的国家,虽然美国可能还没有部署此类基因武器,但肯定已经进行了生产和储备。

2016年,美国发布的年度《全球威胁评估报告》中,将“基因编辑”列入到“大规模杀伤性与扩散性武器”威胁清单中。

更恐怖的是,生物武器的开发成本和难度与核武器相比不值一提,正因为如此,人们将基因武器称为真正的“末日武器”。

用5000万美元建造的基因武器库,其杀伤效能远超千亿美元建造的核战器库。

剑桥大学也认为,随着基因工程技术越来越成熟,成本也越来越低,更快更致命地伤害他人的能力也不幸被 “民主化” 了。

1990年,美国能源部和国立卫生研究院宣布将用15年时间对人类基因组的30亿个碱基对进行测序,这项生命科学史上最具野心的工程预算经费达30亿美元。1998年,生物学家温特在新测序技术的帮助下,花费30亿美元,用两年时间完成了这项任务。如今,完成这项任务必需的设备在eBay上的售价约为1万美元。

研究人员已展示了重构天花病毒的可能性,这种病毒在1979年被人类根除。现在,你只要花费20万美元就可以在线买到天花的DNA片段,然后快速的重构。一个博士后,就能够单枪匹马地在短短六个月内从头开始重建马痘。

美国能源部同时也是美国核军备的主管单位,这预示着“人类基因组计划”的研究成果很可能用于战略军备领域,而针对特定基因的基因炸弹无疑是一个完美的选择。

据《华尔街日报》披露,美国已制定了用基因武器打击对手的计划。亚洲华人、欧洲亚利安人、中东阿拉伯人的基因都是搜集范围,美国的目标是针对特定族群投放基因炸弹,从而达到不战而胜的目的。

基因炸弹可利用人种生化特征上的差异,只对特定遗传特征的族群或个人产生致病作用,普通人感染后,只会产生类似感冒的轻微症状,一旦病毒与特定的DNA序列匹配,即可产生浑身无力、呼吸困难、脏器损害等症状,直到致命。

美国《大西洋月刊》刊文虚拟基因武器攻击美国总统的过程:

一天,美国总统计划前往哈佛大学肯尼迪管理学院进行演讲。演讲前一天,哈佛大学大二学生萨曼莎在睡前吃了一片神秘药片,一些外来的基因物质进入了她的鼻黏膜细胞,她产生了类似感冒的症状,当晚这些病毒就传遍了学校。演讲时,上千名学生不停地打喷嚏。几天后,总统神秘死亡,病因不明。

基因武器的出现,使得战争作用对象更加直接和精确,敌对双方将不再依靠大规模硬杀伤武器,就可以导致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在悄无声息中被征服甚至灭绝,比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更加隐秘。

 

局座作客电视节目称:“当美国要打萨达姆的时候,会使用基因武器,基因武器就是扔下一个炸弹,所有的人都不死,就是萨达姆他们家庭的人,全死光光,美国就有这个基因武器。”

 

 

  陆  

 

大国角力下的秘密战

 

再没有别的任何艺术或科学,比战争艺术或战争科学更困难的了。

——劳埃德

自核武器问世之后,大国之间的角力由热战转向冷战、代理人之战。伴随着中国的伟大复兴,2018年以来,美国对中国发动了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如果我们不能正视对手的敌意,轻视对手的技术手段,定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随着技术的进步,电子战、信息战、海空天一体战、化学战、生物战、基因战等,战争的形态花样百出,无奇不有,手段和形式极其隐蔽,让人防不胜防,有时吃了亏还不知道是怎么样吃的吃的谁的亏,甚至不能确认有没有人下黑手。

1991年海湾战争发生时,很多人认为美国将重蹈苏联在阿富汗的覆辙,然而38天就结束的战争让众多“专家”大跌眼镜,想不到F-117“夜鹰”隐身兵器、精确制导弹药、现代化电子战争的威力。

金一南将军说:“1991年海湾战争后,美国的作战模式对我们冲击非常大。我们一度大量翻译美军的作战条例、军事报告,无形中开始参照对方的模式和标准来建军。”

 

第一次海湾战争时,死亡公路上被美空军摧毁的装甲车辆

 

2011年5月1日,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海豹六队”搭乘MH-60“沉默黑鹰”突袭本拉登,成功将其击毙,“沉默黑鹰”才露出狰狞面孔。2019年1月3日,苏莱曼尼被美军MQ-9“收割者”无人机发射的4枚“地狱火”导弹斩首。

 

美国特种部队的夜间行动

 

因为技术上的优势,美国的进攻都取得了碾压的胜利,防守方防不胜防。

当基因武器进攻时,一明一暗的“较量”,防守方更为不利。

基因武器的杀伤是秘密进行的,很难提前发现和防护,通常待发现时,为时已晚。

美国国防部报告也显示,美国可以通过基因工程产生特定的生物制剂,使传统的鉴定、检测和诊断手段不起作用。

即使被发现,基因武器是“剪”出来的新病毒、新细菌,遗传密码只有进攻方才知道,防守方不可能及时破译并研制出疫苗与之对抗。即使更新了疫苗库,源源不断的基因武器飞快的更新,必定赶不上“投毒”的速度。

所以,很难相信,美国能抗拒使用基因炸弹的诱惑。

 

 

  柒  

 

正视挑战斩罪恶血手

 

如果你想要和平,请准备战争。

——韦格蒂乌斯

病毒使电子游戏《瘟疫公司》爆火,登上了IOS付费游戏榜第一,游戏中玩家的最终目的是灭绝全人类,这是核武器和化学武器都做不到的。核冬天最多导致废土捡瓶盖,人类依旧可以苟延残喘,而瘟疫的滔天巨浪,对人类社会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你能感染全世界嘛?”电子游戏《瘟疫公司》

 

虚拟的世界并不虚拟,隐秘战争正在发生。也许30~50年后,随着美国等国的秘密档案解密,就能够知道真相。但不知道那时,以O—M175为特征的汉族人还有没有人能够见证,是否未来别的种族像我们讨论消失的亚特兰蒂斯人一样讨论汉族。

我们不怀疑SARS是西方国家的阴谋,倒被中国台湾地区诬陷。2008年,台湾国家安全局局长蔡朝明称,造成全台湾73人死亡的SARS病毒是大陆的生化武器。

现代社会不是农业社会,战争准备在战前做做即可,从一战开启至今,所有强国都无时无刻不为军事斗争做准备。

一战出现了化学武器,二战见证了核武器,下一个划时代的“超级武器”可能就是生物武器。

1997年,理查德•普雷斯顿的小说《眼镜蛇事件》,虚构了基因工程创造出来的理想末日病毒“脑天花”,克林顿总统读后深受震撼,美国国防部认为小说描述的末日景象是可能的,合成生物技术的威胁不是幻想。克林顿随后发布两项总统令,将公共卫生体系直接纳入国家安全体系,开启美国的“生物安防”。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美国人想像了无数种自己被生化武器攻击的可能,恰恰是因为他们对发动生化武器攻击最为熟练,事实上的施害者总是以被害者的面目出现。

我们开始正视生物技术武器化的挑战。

1998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施行《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暂行办法》;2015年7月,科技部编制公布了《人类遗传资源采集、收集、买卖、出口、出境审批行政许可事项服务指南》;2019年10月,生物安全法草案首次提请最高立法机关审议。

2018年10月24日,科技部首次公布人类遗传资源行政处罚信息。科技部公告,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华大基因未经许可与牛津大学开展中国人类遗传资源国际合作研究,并将资源传递出境,涉及1万余个病例。

 
科技部首次公布人类遗传资源传递出境的行政处罚

 

2018年11月,海关总署和科技部联动,启动人类遗传资源材料出口、出境证明联网核查。

只要我们保持警醒,开拓创新,科教兴国,科技强军,一定能斩断罪恶血手。

1980年,“中国航母之父”——刘华清将军首次登上美国航母参观时,被要求保持距离,踮起脚看的照片让无数中国人泪目。

2019年12月17日,中国第二艘航母“山东”号正式入列,人民海军进入“双航母”时代。

 

刘华清踮脚观察美国航母舰载机

 

  捌  

 

关于武汉肺炎是生物战争吗的结语

 

在大国关系微妙复杂,国际形势瞬息万变的当下,中国国家安全和中华民族的生存发展是第一位的头等大事,我们应当制定生物国防计划,提高全民生物国防意识,重视基因技术研究,切实增强生物国防的科技储备和生物战争的应对能力。

希望731部队的历史不要在中国重演!希望肺炎不要第三次降临神州大陆!

 

参考资料:

1.《枪炮,病菌与钢铁》,贾雷德•戴蒙德,上海译文出版社

2.《瘟疫与人》,威廉•H•麦克尼尔,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

3.《生物战史》,朱建新,时事出版社

4.《生物武器》,珍妮•吉耶曼,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5.《再创世纪:合成生物学将如何重新创造自然和我们人类》,乔治•丘奇、艾德•里吉西,电子工业出版社

6.《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徐德忠、李锋,军事医学出版社

7.《让生物战争走进国防视野》,中国国防报
本篇文章为转发,原文地址http://www.tangboke.cn/post/2645.html?_t=b1581048429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qdmeiti.com/tansuofaxian/2020-02-07/2781.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青岛媒体网

http://www.qdmeiti.com/

统计代码 | 鲁ICP备14011616号-26

Powered By 青岛媒体网 青岛商企传媒有限公司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技术支持:商企在线